紫萱家的黑猫

头像感谢海苔老师!@Liverous||一只会使用人类的工具乱涂乱画的喵,请不要给它笔和纸——但是可以给猫罐头和猫薄荷填充玩具

“媳·妇·儿”


【河河:我就只是想听你说个装垫儿台和胸柿炒鸡蛋!】

 @天池茗毫 还债~小天池点的年下_(:з」∠)_

………前面铺垫了那么多,其实我只是想画最后一张长高了的叶叶低头亲下去∠( ᐛ 」∠)_

食用说明:

1.我流民国PARO……总觉得那个通讯不方便的年代有一种独特的郑重和浪漫

2.私设情节是两个人是儿时玩伴但是后来河河跟随家人搬回广州了……画不动了放个黑屏当时间分割_(:з」∠)_回来发现邻居家的小孩怎么长得比自己还高这不科学

3.背景没时间画了草草涂一个!!画的太乱看不出来是啥就假装没有背景吧!!

4.BGM《画未》byHITA&烟花SHOW,有兴趣可以配合食用~

我:能遇到澳门的同好我直播吃键盘!
海苔:我要找我澳门的朋友去让你直播吃键盘!
………………
@Liverous 我是不是你最爱的黑猫了!

啊不过澳门博物馆真的挺好玩的,设计得很有意思,也看到了好多宗教相关的展示w

突然翻到那个“我在广东”的表情包,就忍不住开了个脑洞233333

天冷了,不如我们来看看皮皮蓝吧(๑•̀ㅂ•́)و✧

【其实这边还没有完全回温……

不过冷空气好像已经走了……

……在我刚收到麻麻寄来的冬衣的时候……

↓↓↓打不开的点这里↓↓↓

20181214蓝河生贺

【打得开的也打滚卖萌求弹幕求硬币2333333】

…………………………………………

就……大宝贝儿生日快乐23333333今年也继续爱你!!!

【不知道说什么】

【画完就差不多已经是个废喵了】

【可以多看几个那什么的视频帮助理解歌词……233333说到底也没什么好理解的就是个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沙雕】

【中间那个痴汉想了想画谁都不合适,所以我自己上了!!!【反映了内心的真实愿望。】】

又到了交年度总结的时候了……好快啊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喜欢大胸有什么不好ԅ(¯﹃¯ԅ)

叶蓝行李牌+卡套通贩

占TAG抱歉……通贩链接已经开啦~~今晚8点准时上架~~

通贩点我点我点我

↑↑↑↑↑↑↑↑↑↑↑↑↑↑↑↑↑↑↑↑↑↑↑↑

链接请戳这里,详细信息请看下图~

《明天不过节》2018广州叶蓝茶话会同名游戏发布

终于!!!发布了!!!!!!!!
达成了混更目标√

狸子的FT字里行间简直洋溢着社畜和死线的悲桑气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只要交稿交的够快,就可以看别人秃头【不是】

…………以及橙光审核机制是真的很迷………

希望大家都能玩得开心!!!!!!

18年广州叶蓝茶话会:

❤《明天不过节》橙光游戏❤   

↑↑↑游戏链接请戳上面!

建议先进行游戏后看文


【基本信息】

游戏类型:RPG剧情游戏

版本:1.0版(原则上不进行后续更新)

本游戏首发于2018广州叶蓝茶会,版权由制作组共同所有,禁止一切形式二次改编。

【游戏简介】

蓝河在联谊派对醉酒,醒来后,不仅室友失踪,酒店客房里还多了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与他共度一夜,还在他身上留下可疑痕迹的人,又是谁呢……光棍节前夕,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蓝河决定,成为侦探!

【staff】

制作&美工:狸  @狸狸狸 

文案:蛋  @落雨大 水浸街 

叶&蓝立绘:猫  @紫萱家的黑猫 

CG:苔  @Liverous 

测试:狗  @后山狗 ,梨  @莫道蓝桥路远 

UI/场景/音乐/音效/道具:橙光正版素材库

【注意事项】

1.游戏时长约20分钟(因人而异),请合理安排时间,善用存档功能。

2.搜寻房间部分共6个选项,鼠标移上去可以看到文字,查完需要自行点击中间按钮继续剧情。

3.全篇结束后默认回到开头。

4.通关后请到CG库查收两张原创彩图。

5.活动安排需要,剧情进行了分割,不看文无法了解完整剧情

文/拾肆

【前篇——蓝角度】

【后篇——叶角度】

【他们的故事——由你们续写】

   【前篇——蓝角度】

   冯宪君为了联盟鞠躬尽瘁,日服速效救心丸而不悔,近日,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理念,又搞出一个新花样:联谊。

   各俱乐部都分配有参加联谊的名额,而且条件放得很宽,只要是俱乐部的员工,都可以报名参加。

   

   11月8日。

   联谊派对在海岛举行,每个俱乐部至少有一名职业选手露面了,排场盛大,场面热烈。

   主办方非常满意。

   

   11月9日。

   海岛热情的阳光终于迫使床上的人睁开双眼。

   “唔!”

   蓝河皱着眉头,从床上坐起来。宿醉的原因,太阳穴传来阵阵钝痛。

   这是……我的客房。咦,我怎么从派对现场回来了?只记得昨晚喝了很多酒,后来迷迷糊糊,似乎发生过很多事情。

   蓝河发了一会儿愣,头痛欲裂,毫无头绪,干脆下床环顾四周。

   

   “检索线索”

   1、床边的行李箱:

   这里还有一个行李箱……对了,我跟毕言飞住同一间房。

   因为参加派对的人比较多,酒店的标双客房不够,两人不得已开了大床房。

   那家伙呢?

   蓝河喊了一声,没有人回答,客房内只有他一个人。

   昨晚二笔也喝了不少,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否则这货不可能早起出去玩耍。那只能说明,昨晚他没有在这个房间睡。

   双人大床的两个枕头都有使用过的痕迹,被子和床单也足够凌乱——日doge了,昨晚谁跟我睡的?

   

   2、地毯上一枚兴欣徽章:

   地上有个闪光的东西……嗯,兴欣的徽章?

   为了方便表明身份,主办方给不同俱乐部的人派发了徽章,别在衣服上。只不过徽章质量不怎么好,挂不稳。

   呃,又一枚离家出走的徽章吗?先揣着吧,也不知道怎么跑过来的,见到伍晨再还过去。

   说到兴欣,叶神真是超受欢迎,昨晚身边男男女女络绎不绝,想凑过去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好吧,也是我自己怂,没敢光明正大打招呼。

   其实吧,叶神绝对不会八卦类似于“哟,蓝河你也来了,报名参加的吧?看中谁了啊,要不要哥给你牵个线?”之类的话,所以,我瞎担心什么!

   ……唉。

   

   3、柜子下方黄少天的To签:

   柜子下面好像有东西……卧槽,是黄少的……To签!

   给我的?!

   这么珍贵的To签怎么会被塞到地毯底下?要不是眼尖发现,错过就亏大了!

   不过,黄少怎么给我写To签了?

   今次联谊活动,蓝雨俱乐部由黄少天带队,给足联盟面子。黄少非常nice,不过正因为nice,大家一路上都不好意思问大神拿To签,打算告别的时候看情况再说。

   呃,为什么写“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三年抱俩……”

   “你们”是指我和谁?

   难不成黄少昨晚喝酒了,把我看成有丝分裂的两个?

   4、锁骨位置有吻痕;

   蓝河看了一眼镜子。

   ……又看了一眼。

   “卧槽?”

   锁骨的位置有一个殷红的……吻痕???

   不可能的吧,肯定是蚊子包,或者过敏了,挠一挠会痒的!

   蓝河点点头,自信满满地伸手摸了摸红痕,发现,哎嘿,不痒。 

   ……所以真的是吻痕?

   而且为什么我穿着浴袍,没记得洗过澡啊!昨晚醉到断片,不可能自己换了。

   这么劲爆的吗,昨晚发生过什么……

   

   5、左手中指的戒指:

   喝酒喝杂了,脑壳不是一般的疼。蓝河抬手揉眉心,眼前一抹银光闪过。

   举手一看,哟呵,左手中指套着一只银色的戒指,款式非常简单,就一个环,材质不知道是银还是铂金。

   戴在中指,是订婚的意思吧?讲究。

   所以,咳咳,昨晚有人玩大冒险了吗?还是哪位土豪喝蒙圈了,逮着人送戒指玩?或者说,其实是举办方送的小礼物?

   ……

   蓝河干瞪着那只凭空出现的戒指,隐隐觉得事情大条了。

   

   6、椅子上有一件大衣:

   蓝河拿起椅子上的大衣。

   这件衣服,不是我的,嗯,也不是二笔的。

   好像见过,衣襟上别着微草的徽章……记起来了,是车前子那货的!

   昨晚联谊,车前子也到场了,领着中草堂的人跟蓝溪阁拼酒来着。

   老车的衣服怎么在我的房间?!

   细思极恐……

   

   “线索检索完毕”

   

   睡过的双人床、吻痕、戒指……昨晚一定有什么“哔——”的事情发生过。

   结合车前子的大衣,蓝河想到一个可怕的结论:

   昨晚车前子跟他睡了,今早这货醒得比自己早,见事情不对头,于是“畏罪潜逃”……

   一键送葬的按钮在哪里,劳烦帮我摁一下,谢谢……冷静一下,事情未必是这样!蓝溪阁跟中草堂仇不共戴天,区区喝醉酒,怎么可能“哔——”了?说是喝醉了两伙人打起来才更有可能!

   蓝河连忙找到手机,拨通毕言飞的电话。

   “嘟嘟嘟……”

   “嘟嘟嘟……”

   两通电话,直到断线也没有人接,估计电话主人睡死过去了。无奈之下,蓝河只好洗漱换衣服,随后去敲隔壁同事的房门。

   然而没人应门。

   昨晚“战况”惨烈,这些人不到中午估计醒不来。看来自己人靠不住啊!万般无奈之下,蓝河只好通过车前子了解情况,死也要死个瞑目不是?

   说起来,咳咳,昨晚该是谁对谁负责……

   

   车前子那货QQ在线,能戳活。问清楚房间号之后,蓝河拿起大衣,雄赳赳气昂昂——并不,而是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走了。

   车前子这货比夜度寒潭心脏,昨晚用各种说辞挡酒,没喝多少,看上去精神爽利。

   “咦,老蓝,你没帮我洗衣服啊?!”车前子抖了抖衣服,见到衣襟上还沾着泥,语气不满。

   “我为什么要帮你洗衣服?”蓝河十分惊讶。

   “你想不负责任?”车前子瞪他。

   这一提醒,蓝河似乎隐隐记起什么,一些推推搡搡的片段在脑中浮现。他揉了揉太阳穴说:“老车,我还没醒酒,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车前子狐疑地看他两眼,似乎在判断蓝河是不是装傻。

   “哼,反正我录下视频了,看你怎么抵赖!这件衣服只能干洗,干洗费必须你出!”车前子说着掏出手机,翻到相册,点开一段视频。

   蓝河连忙凑过去看。

   镜头透过一棵绿色植物的缝隙,焦点对准露台。蓝河认出这是昨晚派对现场。车前子明显在偷拍,叶子挡了半边画面,只依稀拍到露台外面有两个人……是蓝河和黄少天。蓝河正跟黄少天说着什么,肢体动作有点夸张,黄少天似乎正试图让他冷静一些。

   没等蓝河看出什么,车前子不知道被谁发现偷拍,露台两人被惊动。蓝河飞扑出来,伸手抢夺车前子的手机。

   视频到此戛然而止。

   什么鬼?!

   “看到没有,就是你,把我推到花盆上,害我的大衣沾上泥巴,我不管啊,你给我洗干净!要干洗!”车前子特别不要脸地说着。

   蓝河根本没听他说话,满脑子草泥马奔腾。

   蓝河问:“我当场扒下你衣服了?”

   车前子不忿:“是啊,众目睽睽之下脱我衣服!老蓝,你禽兽啊!”

   蓝河紧张地问:“那之后呢,脱了衣服,我们做什么了?”

   “什么我们做了什么,好恶心!之后,我当然回房间休息啦!”

   “那我呢?”

   “鬼知道你啊。”

   走出车前子的房间,蓝河有点儿恍惚:在视频中,自己扑向车前子的时候,左手中指已经套着戒指。

   昨晚的事跟老车没关系。

   

   那什么,黄少天肯带队参加联谊派对,纯粹是凑个热闹,顺便给联盟一些面子。同行的人都知道,其实剑圣名草有主了——没在公开场合的时候,偶然会戴上一枚订婚戒指。蓝河从没有认真观察过那一枚戒指的款式,因此无法做对比。如果就是自己手上这一枚……我扒了黄少的戒指?!

   再次问一声,一键送葬的技能按键是哪个,求帮忙摁一下,重酬!

   此时宿醉清醒了一点,头也不复起床时候那么痛,看过视频之后,蓝河已经能依稀回忆起一点事,只不过,具体细节依然记不清楚。只知道,在露台上,自己确实很激动地说过什么。月色如水,还残留着浪漫的印象。

   不会是真的吧……

   天地为证,我蓝河对黄少绝对只有崇拜,绝无非分之想啊!!!

   就在几乎以头抢地的时候,他忽然灵光一闪:黄少写了一张To签,内容乃是“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三年抱俩……”。

   由此反推,戒指的主人不可能是黄少天啊,不然To签可能是写“立刻收拾包袱马上滚蛋,蓝雨俱乐部的大门永远对你关闭,滚滚滚滚滚!”才对呢。

   对,戒指不是黄少的,可黄少绝对知道什么。虽然打搅职业选手休息不大好,但转念一想,昨晚职业选手都没有碰酒,平日又习惯早练,已经起床了才对。

   蓝河憋不住了,锁骨那个吻痕似乎在发烫。究竟是谁留下来的?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啊?好想知道!

   蓝河把心一横,决定找黄少请教一下。然而没想到,当他去到12楼,找到黄少天的房间,居然见到一位心情很好的服务员在打扫卫生。

   服务员告诉他:“黄少天已经跟兴欣的人一同走啦。”

   蓝河看起来挺懊悔,服务员便问他是不是想找黄少天拿签名,又高兴地说:“黄少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刚刚不仅个我签了名,还和我合影了,你看!”

   大屏幕手机推到蓝河面前,屏幕中,黄少天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比V,和一脸梦幻的服务员自拍。蓝河发现,黄少天手上戴着戒指!那么一来,确实能证明自己手上的戒指不是黄少的。

   醒来之后总算遇上一件好事,蓝河偷偷松了口气。然而黄少已经离开,又没有黄少的联系方式,怎么办,还能向谁打听昨晚的情况呢?

   

   他在走廊踱步,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手机响了。

   “喂,老蓝,你找我啊?”电话对面传来毕言飞的声音。

   “我靠,你可算醒了!”蓝河吼了一声,“你昨晚……昨晚跟谁……啊不,昨晚跟我睡了吗?!”

   “你噏乜春啊?”毕言飞飙了一句粗口,“昨晚我神特么跑到隔壁睡地板了!你搬我出房间的?”

   “滚滚滚,昨晚我连怎么回房间都不知道好吗?”蓝河哭笑不得。

   “哦对,你昨晚跟失恋一样,不要命地喝酒,我还想问你是不是看中的姑娘被人捷足先登,借酒消愁呢!”毕言飞记起来了,“昨晚好像还是我搬你回房间,哎呀,头疼,记不住……不止我一个,当时我都快站不住了,还有谁帮忙来着?嘶……”

   

   一席话,让蓝河暗暗叹气。

   昨晚不高兴,是因为叶修身边有太多优秀的人虎视眈眈,XX总监啦,XX主美啦,XX代言啦,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混进来的。游戏里敬仰大神的小透明们,都只是礼貌地远远围观而已,貌似连走过去打声招呼都格格不入呢。

   蓝河原本以为,在网络里聊得那么亲近,能借此机会发展一下现实的。说辞都准备好了,也练习熟练了,没想到……相比起那些大大们,自己好像没法带给叶修什么,想到这一点,他不由自主地踌躇起来。

   因为喜欢,所以在乎,希望他能得到最好的。

   虽然相处愉快,但我可能没这么优秀……

   这就是为什么昨晚蓝河醉得一塌糊涂。

   

   毕言飞那边还在嚷嚷着。

   蓝河告诉他:“有件事跟你说……咳咳,我不知道跟谁睡了一晚上,吻痕都出来了,怎么办?”

   毕言飞吓得走路声都顿了一下:“卧槽,人家是黄花大姑娘吗?”

   “就是不知道啊,醒来的时候,都跑没影了!”蓝河哭丧着脸说。

   “卧槽,卧槽卧槽人不可貌相,老蓝不出手而已,一出手就辣手摧花。”毕言飞继续走,随后停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咦,我的门卡刷不开。哎哟,还真的刷不开,这张破卡!老蓝,开门。”

   “你等一会儿,我在12楼。”蓝河无奈地说。

   蓝河回5楼,刷门卡放毕言飞回房间“躺尸”。对方将那张不能用的门卡甩过来,让他帮忙去前台换一张。

   “你兄弟我,正面临人生一道大难题……”

   “呼……呼……”

   蓝河话没说完,毕言飞已经开始打呼噜。

   “……”这样的兄弟,用来煲汤算了!

   

   酒店前台。

   服务员礼貌地告诉他:“先生你好,我们查到,这张门卡已经退房了。”

   蓝河愣了一下,说:“劳烦你核实一下,0529预定明天才退房的。”

   服务员微笑回答:“客人,这张是1214房的门卡呀,退房的先生还说遗失,赔了工本费呢!”

   蓝河:“……”

   12楼,应该是安顿职业选手们的楼层,因为黄少天就在那一层住。蓝河猛地想起,房间地毯上不是有一枚兴欣的徽章来着?心里咯噔一声,冷汗随之冒了出来。

   兴欣俱乐部,今次只有技术指导带队,没有派职业选手。12楼由谁入住,脚趾头都知道。荣耀女神啊,这件事,玄幻了……

   蓝河咳了一声,问前台:“请问这名客人,叫叶修是吗?”

   蓝河一下子说出对方的名字,加之客人已经离开……前台打量几眼这位清秀的青年,最终点了头:“是的,客人登记的名字是叶修。”

   “……”求问,是谁给我摁了一键升天的按钮?让你摁你就真的摁啊?我不想升天,放我下去啊!

   前台打断他的脑内咆哮:“客人,请问您认识叶修先生是吗?房卡已经找回,我们需要给他退还工本费。但是叶先生没有留下电话号码,我们联系不上。”

   蓝河持续性懵逼中。

   前台:“客人……客人!请问您可以帮忙联系叶修先生吗?”

   蓝河被喊回魂,想了想,问道:“我可不可以代领,再帮你们退还?”要联系叶修,还不如丢个QQ红包来得方便快捷呢!

   前台咨询主管的意见,主管过来问了一些问题,又联系联盟那边的负责人,最后让蓝河登记一系列身份信息,代领了这100块退款。

   蓝河回到客房,二笔睡得跟猪一样。他盘腿坐在落地窗前,盯着100块,宛如看到了洪水猛兽,半晌,才掏出手机。这一刻,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会更期望另一种结果——比如车前子那货撒谎了,昨晚就是他睡在自己房间的;或者,自己喝醉了,的确扒了黄少的戒指也好。

   真的,相比起这两件事,喝断片之后跟叶修接触过却记不住,就如同裸奔上舞台,在觉得羞耻的同时,也会觉得难过。

   叶修说了什么?我又说了什么?……暴露心意了吗?为什么会戴上戒指,又留下吻痕呢?

   蓝河一边苦恼,一边在QQ最近联系人列表翻叶修。由于一直保持联系,并不难找。不过联谊的缘故,这两天跟好多人联系过,将叶修往后压了压。

   ……为什么还没翻到备注为“稀有材料狂魔”的ID?

   等等,刚才掠过去一个奇怪的ID……“男朋友”?

   卧槽,这是叶神的头像吧?什么时候改的备注?醉酒之后我这么奔放的吗!

   蓝河腿都软了,想马上修改回来,却就在此时,“男朋友”发来信息,抖动的头像吓了他一大跳。

   

   叶修:“睡醒没有?我到H市了。”

   蓝河:“醒了!大神早。”

   叶修:“还喊大神?”

   蓝河:“???”

   叶修:“???行吧,你喜欢随你。”

   蓝河一头雾水,说了退还一百块的事情,顺便问为什么他的房卡在二笔口袋里。

   叶修:“昨晚不是跟他换房间睡吗,他不记得了?”

   蓝河:“……你跟他换房睡?”

   叶修:“嗯。怎么,真不记得了?”

   蓝河:“所以、所以我昨晚是跟你睡的?”

   叶修:“啊,不然呢?”

   蓝河:“世界再见.jpg”

   

   叶修说着发来一个视频邀请,蓝河麻木地点开。叶修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还挺清晰的。”

   蓝河歪歪头,将懵逼写在了脸上。于是叶修指了指自己的锁骨。

   蓝河虚弱地问:“这、这是你弄的?”

   叶修点头。

   蓝河的表情快哭了:“吻、吻痕是你弄的,那戒指呢?”

   叶修默默瞅着他,意思很明白了:除开我还会是别人吗?同时,他十分疑惑:“昨晚的事,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蓝河快哭了:“我该记得什么?!”我喝的一定不是普通的酒,而是《东邪西毒》里面的醉生梦死,专门用来忘记前尘旧事的……

   叶修也是无奈,问他:“蓝溪阁的仓库里有多少块蓝白晶?”

   蓝河条件反射回答:“75。”

   叶修怒了:“你这倒记得清楚啊!”

   蓝河看着他,表情复杂:“大神,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喝断片,头疼,记不清楚啊!”

   叶修就问:“所以,我说的话,以及你自己的回答,都不记得?”

   蓝河哭丧着脸点头。

   叶修:“……”

   叶修:“我想上君莫笑虐爆你。”

   蓝河:“……”

   叶修越是这样说,蓝河越是后悔,同时,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觉得自己可能给二笔刷卡之后,也倒在床上补眠了,现在睡得正香,入了梦境,醒来这一切便如烟云散去。

   对的,这是梦。

   叶修连续喊了几声:“小蓝……小蓝!想什么呢?都跑神了。”

   蓝河一愣,老实回答:“在想什么时候梦醒。”

   叶修叹气,低声说:“……是真的。”

   于是,蓝河嘴巴往下撇,不甘心地说:“可是我不记得你说过什么,不记得,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蓝河的表情清楚地表达出“难过”的意思。

   安静片刻之后,叶修重新出现在镜头前面,对他说:“少天有时候瞎闹也能派上点用场。你给我一个地址,明天收个快递。”

   “快递?”

   “沐橙建议的……反正,给我地址吧,你收到快递先看一看,我等你的答案。”

   叶修说完之后,挂断了视频。

   

【后篇——叶角度】

   表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过程之曲折,进展之艰辛,堪比开荒百人副本。

   

   托冯主席的福,今晚荣耀职业联盟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联谊会,争取到入场资格的男男女女一改平日的风格,无不打扮得人模狗样。蓝河也在其中,穿了一件有点骚气的小西装,头发打理得贴贴服服,与之前见过的模样大相径庭。这家伙,绝对是抱着目的参加联谊会的吧?

   叶修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寻找这家伙的身影,总逮不到他独处的时候——不是跟人嬉笑怒骂,就是拼酒。酒喝得还凶,似乎喝赢了,就能抱得美人归一样。

   难道有自己不知道的情况吗?

   叶修不是没有担心过,万一预判错误,蓝河参加联谊会意不在自己怎么办?然而,这家伙转悠一晚上,也没见跟谁有过暧昧。琢磨到最后,荣耀教科书惊觉自己顾虑太多,这种事,得拿出散人快打的气势才行啊!

   

   拿定主意后,叶修避开几个叽叽喳喳的投资商,朝友人打了个眼色。黄少天早等得不耐烦了,见他行动,连忙凑过来问:“老叶老叶,怎么还怂着啊!你确定他再喝下去还认得出你是谁吗?如果认不出来就糗大了,哈哈哈哈!放心放心,天哥哥不取笑你。”

   “话真多,真要录像啊?”叶修忽然有点紧张。走路的时候,口袋里那个小盒子硌得慌,想拿在手上算了,然而现场人多眼杂,只好作罢。

   “必须要录啊,历史性时刻懂不懂,要留着以后看的,懂不懂!”黄少天反应很大,拍了拍自己的挎包,美滋滋说道,“我特地带了录像机,重死了,你不给我拍,我就拿大喇叭,当场公布你想求……”

   “行行行,别说,给你拍!”叶修一头黑线,十分后悔当初咨询这家伙的意见。

   “嘿嘿,我到露台等你,门上挂了‘游客止步’那个。”黄少天露出狡黠的笑容,三两下溜走。

   叶修瞅了一眼那扇门,今夜月色很好,露台应该……挺浪漫的吧。浪漫,还真不是他擅长的东西,如果不是苏沐橙几个极力劝阻,他甚至打算在游戏里表白顺便定终生的,咳咳。想到这里,他脚步一摆,走向蓝河。

   

   蓝河已经半挂在别人身上,显然喝了不少。

   “蓝河……蓝河!”叶修拍拍那人的肩膀。

   蓝河回头,脸色一喜,慢半拍才问道:“是叶……神?”

   “是我,跟我出来一下?”叶修问。

   蓝河眨眨眼,点了三次头。他刚好到了醉得飘飘然的状态,看眼神,居然还十分明亮。

   “能走稳吗?”叶修摸不准这人醉到什么程度,伸手虚扶着。

   “可以啦,再来一扎不成问题!”蓝河拍拍胸膛,踩云一样走出三步,邀功一般笑起来,“看,没问题!”

   得,醉得不轻。

   “认得出我是谁吧?”叶修再次确认,生怕他冒出第二个人名,那就搞笑了。

   “叶修嘛。”蓝河笑着看他,眯起来的眼睛内有些许朦胧,“荣耀教科书,荣耀第一人,荣耀你叶神!”

   “……最后一个删掉。”

   

   黄少天在露台等得快不耐烦了,叶修推门让蓝河走出来的时候,他马上举起录像机。

   “这家伙喝多了,还要继续吗?”叶修征求意见。他拿不准蓝河现在是什么状态:虽然走路有点飘,说话有点皮,但眼神又不像醉得不清醒了。

   “唔,我觉得没有问题。”黄少天戳了戳靠着栏杆站的醉鬼,“老祖宗的实践证明,酒后吐真言嘛!不是说平时探不出口风吗,现在时机正好,快快快。”

   这句话又有点道理。叶修想点烟,被黄少天啧了一声拿掉。

   “别怂啊!”

   “谁怂了!”

   叶修悄悄吸了一口气,掏口袋拿出小盒子。

   黄少天一个劲地笑。

   叶修无奈地瞥他一眼,说:“笑什么,别手抖了!”

   “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紧张吧?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快乐极了。就是为了这一刻,他这个早有归宿的人才硬是抢了蓝雨俱乐部的一个名额参加联谊会呢!

   

   “蓝……许博远。”叶修低低喊了一声。

   “啊,是叶神!”蓝河的反射弧颤巍巍兜了一个圈,不知道怎的,又回到“此人是谁”上了。

   “是我是我。”叶修忽然有点心累,眼前这两人,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啊!

   “闪闪的……”蓝河轻声说。今晚,他很努力抑制了,但目光偶然还是会扫到叶修那边,由于怕跟叶修的目光相触,只将视线放在衣服上。叶修穿着剪裁得体的纯黑上衣,肩部拉链的金属光泽成为衣服最亮眼的部分,特别勾人。

   蓝河瞧着拉链的“亮闪闪”快一晚上了,醉酒之后,干脆直白地说出来。不止说,还伸手尝试拉了拉……

   “噗!”黄少天差点喷笑,想到正在录像中,只好强忍着笑声。

   ——那什么,拉链可不是装饰品啊!

   叶修显然没料到这点,苏沐橙给他什么,他套头就穿,结果被蓝河没轻没重地一扯,整个肩膀露了出来,凉飕飕!

   “啊,拉开了。”始作俑者还觉得好玩,嘿嘿笑。

   叶修哭笑不得,将那只爪子扒下来,双手扶着蓝河,让他面朝自己站好,“认真点,我有话跟你说。”

   “你缩。”蓝河抬头看着他。

   凑得近了,能嗅到酒气。

   “就是……你喜不喜欢我啊?”叶修打出一记直球。

   蓝河眨巴眨巴眼,似乎在确认眼前站着谁,辨认了一会儿,点点头,老实地回答:“喜欢。”

   “那跟我在一起好不好啊?”叶修再问,嘴角情不自禁上扬。

   “可以的。”蓝河再度点点头,拍拍胸脯说道,“没问题!”

   “……”这算什么回答啊!叶修扭头问黄少天:“靠谱吗?”

   “戒、戒指。”黄少天笑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挤挤眼提醒重头戏。

   叶修吁一口气,打开小盒子,露出里面的东西。月色如水,流淌在银色的戒指上,柔和极了。

   “这个,想不想要?”叶修问蓝河,目光专注地看着他,以免错过真实反应。

   没想到蓝河瞬间红了眼眶,张了张嘴,毫不掩饰地小声回答:“想要,但我不敢想。”

   听到这句轻轻的话,叶修心里忽然又酸又麻,终于明白到面对面表白的意义。他抚着蓝河的脸,柔声问:“那给你一只,好不好?”

   蓝河没有客气,连连点头。

   “帮你戴上?”

   “……真的可以吗?”蓝河难以置信地问。

   “当然可以。”

   叶修一直用封闭式提问,压根没留给蓝河顾左右而言之的机会,只能跟着他的节奏,一步步被套牢。要是人没醉,估计会被他逼得脸红耳赤。醉了,真实反应无比自然,倒应了那句“酒后吐真言”。

   

   黄少天早闭嘴不说话了,认真地录下好友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如水月色泛着银色的光泽,露台的白色大理石似乎氤氲起一层光雾。两人置身其中,一人呆呆伫立,目光痴痴地看着身前弯腰的男子,另一人低头,认真地在他手指上套戒指。

   ——不管过去多少年,这一幕都会是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叶修握着蓝河的手,忽然低头亲了亲戴戒指的地方,引来对方手指猛地蜷缩一下。

   “一般人表白不会准备戒指,但我想省点事,一步到位。”叶修解释了一句,“你确定想要戒指吧?”

   “想的。”蓝河反过来抓着叶修的手指,“叶神……”

   “嗯?”

   “叶修。”蓝河呢喃着戒指主人的名字。

   “嗯。”叶修笑笑。

   

   “呱唧呱唧呱唧!”黄少天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恭喜恭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三年抱俩啊!”

   “哎,怎么说话的!”叶修放下心头大石,有心思插科打诨了,“少天,你这算是见证人了吧,没礼物送给新人吗?”

   “是你们该给我媒人红包才对吧?!呃,我好像又不是媒人……算了算了,反正是我收礼!”黄少天合上录像机,在包里掏了掏,“哟,不知道谁给我塞了几张明信片,这样,我写个To签,就当送礼了哈,日后记得给我补一个大红包!记得是日~后~哟!”

   “这交易你赚翻。”叶修点了一根烟,没理他的黄腔。

   “毕竟是请动天哥办事呢,我身价可贵可贵!”黄少天抽出笔,唰唰唰地写To签。

   一旁,蓝河盯着他看了半天,恍然大悟道:“是黄少!”

   “呃,是我,才认出来吗?”黄少天抬头。

   蓝河扑过去,两眼发光:“黄少,男神!”

   “哎哎哎,你冷静,哇靠,老叶快扶着你媳妇!”黄少天差点没扶稳醉酒的人,叶修没管,靠着栏杆闲闲地抽烟。

   

   这时候,黄少天不经意地抬头,见到门里有个人缩在一棵植物旁边,手里攥着手机,旁边一个蓝雨俱乐部的人正不满地拉扯他。

   “卧槽,有人偷拍!”

   “偷拍?”蓝河回头,瞬间被打了鸡血一样,喊了一声“老车纳命来”,就如狼似虎扑了出去!

   要不是两位职业选手反应够快,追上去将人摁住,蓝河的拳头就要砸上车前子鼻梁了。最终,车前子被撞倒在花盆上。

   这人也有几分醉意,偷拍居然不觉得理亏,第一时间责怪蓝河弄脏他的大衣。蓝河哼了一声,动手扒衣服!

   黄少天经验丰富,第一时间夺过手机翻查,发现录像的角度没拍到叶修那边,只拍到蓝河冲过来表白男神的十来秒。这种场面倒很常见,黄少天交代一句不要外传,便让他去了。

   “老、老蓝别打架。”蓝溪阁的毕言飞过来拉人。

   见状,叶修干脆跟他一道扶蓝河回房间休息。战队代表的待遇要好上不少,住的都是单人小套间,其他参与人员则安排双人房。叶修早知道了,却没想到,蓝河跟毕言飞的房间居然是大床房。

   大!床!房!这必须不行!

   “这位兄弟,我那间是豪华海景房,有没有兴趣体验一下?”叶修不等毕言飞回答,就将自己的房卡塞到人家口袋里,将人推出门口,叮嘱道,“1214房,别走错了啊。”随后,利索关门!

   

   房间内。

   蓝河坐在床边的地毯上,一个劲傻笑。似乎刚才被车前子这么一闹,激动导致酒气上头,蒸得人糊涂起来,现在他整个人软趴趴的,脑子不怎么清醒。

   “我的手机没电了,借手机一用?我登陆QQ跟老板娘汇报一下行程。”叶修说。

   蓝河掏出手机,半天用指纹解开锁,递给叶修。

   叶修登陆自己的账号,告知陈果回程时间,并“顺便”告诉兴欣各位,他成功脱单了。

   “你就嘚瑟吧!”方锐代表众人呐喊出来。

   “啧啧。”叶修回了一个大兵抽烟的表情,退了QQ,帮蓝河登陆回去——账号自动记忆的。

   刚想关屏,叶修忽然灵光一闪,在联系人列表中搜自己,见到“稀有材料狂魔”的备注哭笑不得,手指一动,几下改成“男朋友”,这才将手机还回去。

   “上床睡。”叶修拍了拍蓝河的脸,后者趴在床边,已经睡迷糊了。

   蓝河软软地应了一声,没有实际行动。

   叶修只好抱着他的腰,用力拖上床,又认命地洗毛巾、拿浴袍过来伺候,给媳妇换下衣服,好睡得舒服些。

   “不穿……”喝醉酒的人不愿意穿上浴袍。

   “还是穿吧!”叶修满头黑线:这是大床房啊!

   等到叶修洗完澡出来,刚才还抱怨穿衣服不舒服、盖被子太热的人已经睡得香甜。脑袋陷进松软的枕头里,头发散着,表情很乖,因为醉酒的关系,脸颊微红。

   这让男人心中微动,片刻后,没忍耐住。他俯下身,在熟睡的人颈侧舔了一下,觉得不过瘾,干脆含上去,舌尖舔弄片刻,轻轻吮吸起来。

   “唔……”蓝河皱着眉头哼哼一声,脑袋侧向一边,反而更方便身上的人行事。

   “先留个吻痕不过分吧?”叶修叼着一块肉,含糊地自言自语。

   蓝河没吭声,被当作默认。

   

   叶修没抱什么不纯的想法,吮一个吻痕已经超出预期,当夜规规矩矩睡觉,第二天醒来,两人中间还能放一本新华字典。

   “我先回去了啊。”叶修推推蓝河。

   毫无动静。

   “许哥?蓝河大大?小远?”叶修呼唤。

   毫无动静。

   无奈,叶修只好先行离开。走之前,瞥见黄少天那张龙飞凤舞的To签,想到蓝河那一句兴冲冲的“男神”,忽然有点不爽,干脆将明信片塞进柜子底下,眼不见为净。

   

   叶修设想过几种蓝河醒来后的反应,甚至模拟过他找不到To签之后,自己该如何甩锅。结果,这家伙醒后,跟失忆一样,全然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

   蓝河在QQ上找他,只是为了帮酒店退还一百块的门卡工本费,全然忘记昨晚说的那些话,忘记了是谁给自己戴戒指,不清楚跟哪个人睡了一夜。听到吻痕是叶修留下时,一脸难以置信的同时,话语透着难过。

   蓝河对他说:“……不记得,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叶修无法回答这一句话,细想一下,昨晚人家醉醺醺的,自己拉着他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定下来,好像确实不妥。蓝河醒来之后肯定对身上的“痕迹”深感疑惑,甚至苦恼吧?哎,有点儿心疼啊!

   “酒后吐真言?”叶修鄙视地看着黄少天。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等酒醒就记得了!”黄少天得意洋洋地晃了晃录像机,“更何况都录下来了,你情我愿的事,又不是拐带良家妇男,咱不虚!”

   “要不,再给蓝河一次思考的机会吧?”苏沐橙理性地提议,“即使有录像,但是糊里糊涂答应下来,始终没有真实感呢。”

   叶修无声地询问意见。

   苏沐橙托着下巴思考片刻,一拍手,“有了,将录像刻成光盘,寄过去让蓝河看,自己琢磨。最好附上一封情信啦,看得见摸得着,还能收藏呢!”

   光盘没问题,只是……

   “情信?”叶修面有菜色。

   “趁醉表白很不好的,蓝河可能会觉得……这一切只是做梦吧。”苏沐橙严肃地说,“你必须让他清楚明白地知道你的心意!”

   “沐沐的建议很好啊。”陈果帮腔。

   “我还不如飞过去G市找他说清楚。”叶修显然不想写。

   苏沐橙摇摇头说:“你一出现,他就会被你牵着鼻子走了。情信可以让人家独立思考嘛!”

   “哈哈哈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很好!写写写,快写。”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四处找笔。

   “这人干嘛的呀?”苏沐橙指着黄少天问。

   “谁知道。”叶修摊手。

   “我是过来参观,顺便传授蓝雨的先进管理经验给你们好不好!”黄少天将一张纸一支笔拍在叶修面前,“写!”

   “……”

   

   众人试图围观叶修手写情信,通通被赶出房间。

   叶修抓着笔,看着摊在面前的信纸,犯难了。他可以轻松写几万字游戏攻略,将Boss、机关和打法详尽介绍清楚,却难以下笔写一句有关喜欢的话语。愁,不知道怎么开头啊……

   大伙儿在Q群献计,发各种各种的情话。

   什么“醉卧沙场君莫笑,岂料一朝醉蓝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绑架了副本记录,是想抓住你这片云彩”……还有瞎闹的比如“星垂平野阔,蓝河入海流”……

   叶修干脆闭群了,没眼看。

   跟蓝河认识快两年,关系亲近到任谁都会评价一句“十分暧昧”。本来应该借着联谊会的机会,顺理成章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在昨天晚上,蓝河故意避开自己,不打招呼就算了,连目光相触都不肯。

   叶修搞不懂,叹一口气,还是想飞过去G市。

   他想着,笔尖在纸面上摩挲,画了好多道没有意义的线条,许久才写下第一句话。这些年签名签多了,其他话,很少用笔写出来,看着很别扭。

   然而别扭吧,写着写着,好像又找到一点乐趣。想象一下蓝河读信的表情,简直……胃口大开啊!叶修一边乐一边写,写着写着,咂摸出一种名为“温柔”的情绪,就如同昨晚的月色,朦胧而缱绻。

   信不长,很快能写完。叶修把信纸一折,出门喊黄少天赶紧将视频刻录出来。黄少天嚷嚷着要审一下情信的内容过不过关,其他人也在旁边“虎视眈眈”。

   “我媳妇愿意给你们看的话,以后自己问呗!”叶修就笑。

   就这样,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一个承载了沉甸甸心意的快递寄了出去,跨越上千公里,投递向另一个人手中。

   

   情信内容:

   许博远啊,联谊会上面你躲什么?喝这么多酒干嘛呢真是!本来以为这辈子有些话说一次就行了……

   我不怎么在乎仪式,你看我在嘉世那时候,夺冠没上过台领奖也没啥遗憾,是吧?以前是这样以为,但是带领兴欣夺冠那一回,站到了台上,感觉出乎意料的好。仪式,确实是个好东西。所以沐橙建议,选个浪漫的时间和地点表白,我觉得可以有。

   就是没想到你都忘了啊,当时明明答应得好好的!

   那哥就再说一次,最后一次,这信你得藏好。

   咱们都试探这么多回了,该定下来安生过日子了。许博远,我退役之后可能就不是荣耀大神了,慢慢成为一个生活里再普通不过的男人,但我觉得你不会在意这一点。以后的路怎么走还是有点想法的,不会让你跟着我吃苦头。所以,戒指不要摘下来了吧?

   明天单身节,咱就不过了吧,成不?

   

   

【他们的故事——由你们续写】

   11月10日,异常珍贵的快递差一点点派送失败,幸亏得到一群善心群众的协助,信封才平安送达蓝河手上……


【茶会橙光游戏立绘包第三弹】